主页 > 奇·趣事玩筒子可以用什么高科技设备
2018年12月11日 13:09

玩筒子可以用什么高科技设备:坚持合规为基 马上金融激发活力维护行业健康发展

玩筒子可以用什么高科技设备 — 欢迎咨询【微信电话客服—13054485441】免费测试 ,看穿杯碗,X光看穿仪 ,CT看穿器,扑克感应,麻将遥控,番摊感应,看穿押宝,猜宝看穿仪,色子感应器,【微信电话客服—13054485441】应有尽有!

华龙网2018-12-05

华龙网12月5日16时05分讯(首席记者 佘振芳 记者 陈霞)昨(4)日,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又来重庆了!近年来造访重庆的互联网大咖,就数马化腾来得最频繁——自去年12月开始,马化腾几乎每四个月就要来重庆一次。马化腾如此频繁造访重庆背后有何深意?又将给重庆带来哪些影响?记者试图从互联网发展趋势与重庆产业转型脉络中梳理一二。

每四个月来一次 马化腾带来了什么

据重庆日报消息,12月4日,市委书记陈敏尔,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会见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一行。市领导吴存荣、张鸣、王赋、段成刚,腾讯公司副总裁陈宇参加会见。

几乎每次来重庆,马化腾都带来了“大礼包”,让我们回顾一下——

时间:2017年12月1日

事件:马化腾现身重庆长江索道,示范扫码0.2秒入闸,开启了重庆“先乘车、后付款”的智能交通新模式。此行,腾讯公司还与重庆市政府签署战略框架协议,双方将在智慧城市、智慧政务、智慧医疗等领域全面展开深化合作。同时,腾讯公司还与重庆市气象局、重庆市国家税务局、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分别签署合作协议,全面推动“互联网+”合作落地。

时间:2018年4月11日-12日

事件:2018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在重庆举办,在会上,马化腾发表了《互联网+助力数字中国建设》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马化腾表示,重庆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中很有代表性,它地处西部,非常有创新活力,期望能够通过数字化升级,带领西部地区实现“弯道超车”。马化腾还表示,腾讯将推进在智能交通、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方面的务实合作。其实早在几年前,腾讯公司就在重庆设立独立核算公司,专门负责云计算数据中心和研发基地的相关建设、运营和管理工作。

时间:2018年8月22日-23日

事件:马化腾在来重庆出席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之前,先为自家的产品“站台”:腾讯公司与武隆区人民政府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全国首个区域级全域智慧旅游平台——“一部手机游武隆”。在智博会开幕式上,马化腾在主题演讲指出,腾讯希望长期扎根重庆,腾讯西南总部也将落户重庆。在他看来,重庆制造业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创新主体正在迅速增加,各种创新要素也在集聚,一定能实现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此外,腾讯正在和重庆长安汽车进行车联网方面的探索。腾讯方面还表示,将追加30亿元,投资位于两江新区的腾讯云计算大数据中心。

时间:2018年12月4日

事件:在昨天的会见中,马化腾表示,重庆大数据智能化发展正如火如荼。腾讯十分重视与重庆的合作,在渝项目进展迅速。腾讯正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成为各行业的数字化助手。将大力推动在渝业务拓展,在更多领域深化合作,助力重庆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

——梳理这几次重庆之行的关键词,不难发现,重庆在腾讯的战略版图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

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 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重庆

从重庆与腾讯的一系列合作背后,我们可以窥见当前互联网发展的趋势——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拥抱产业互联网的不仅是腾讯。近期,“产业互联网”成为互联网巨头关注的焦点,BAT等企业在重庆的布局也印证着这一点。

从“Apollo”计划到百度大脑,我们可以看出,百度聚焦的方向是“产业+AI”。4月,百度获颁重庆市首批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牌照。5月,百度与盼达用车在重庆启动了为期1个月的自动驾驶共享汽车试运营。而长安、小康等重庆车企也早已加入百度平台。

阿里更为直接,马云在首届智博会上发布了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声称“为工业企业提供安全高效、低成本、易部署的工业各领域解决方案,并将解决方案云化沉淀到平台上。”

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认为,物联网和企业应用服务是很大的方向。小米在今年4月也与重庆签署了协议,双方重点围绕深化智能制造与智能化应用、大数据产业、新零售、消费金融等展开合作。

“京东云”在重庆设立区域总部、打造大数据智能化产业基地、开展长江大数据智能化研究院等众多合作项目。科大讯飞也将其西南区总部布局在重庆,设立西南研究院、西南运营中心等。扎根重庆的互联网明星企业越来越多……

抓住发展机遇 重庆或迎来全新蜕变

为何互联网巨头都青睐重庆?笔者认为,对它们来说,重庆是发展产业互联网的“试验田”。

重庆拥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已建成世界级的电子、汽车产业集群,装备制造等领域也在全国处于重要地位,这为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示范提供了丰富的应用场景。此外,重庆还是全国首批工业云创新服务试点省市、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试点省市。

重庆重点谋划发展数字经济、智能产业,给传统产业注入“智能因子”。今年3月,重庆印发《重庆市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8—2020年)》,明确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超算、物联网等十二大产业,打造智能产业集群。10月,出台《重庆市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若干政策》,发布了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建设提升、平台建设、企业“上云上平台”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等5个方面18条政策和资金支持措施,以推动制造业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

此外,渝北西部大数据研究院、渝中区块链应用生态圈、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等一批大数据智能产业平台在重庆各地加快构筑。

就在前几天,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在重庆正式启动建设,这将对西部地区乃至全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起到巨大促进作用。另外,“空中5G”“鸿雁星座”全球总部也正式落户重庆,首期投资200亿元。5G可实现如无人驾驶、远程工业控制及远程医疗等应用,其对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意义不言自明。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将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助力。

如今的重庆,已不再是互联网的“洼地”,依托良好的工业基础,抓紧产业互联网发展机遇,携手互联网明星企业,这座以工业见长的城市,将在互联网下半场浪潮中迎来全新蜕变。

下一个来重庆的互联网大咖会是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玩筒子可以用什么高科技设备 — 欢迎咨询【微信电话客服—13054485441】免费测试 ,看穿杯碗,X光看穿仪 ,CT看穿器,扑克感应,麻将遥控,番摊感应,看穿押宝,猜宝看穿仪,色子感应器,【微信电话客服—13054485441】应有尽有!

“爱之家”凉山禁毒防艾法律服务(布拖县)工作站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11月14日,阿木泽(化名)回到了大凉山。 现在的阿木泽,是凉山“爱之家”禁毒防艾工作站的志愿者。曾经,她是毒贩的妻子,吸毒人员,艾滋感染者。她曾设想过无数种度过余生的方式,却未想过回家。 然而,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在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省女所”)里,阿木泽最终成功戒毒,并在戒毒所和四川省禁毒管理局(简称“禁毒局”)共同的帮助下,彻底告别过去,回到家乡,尽到作为女儿和母亲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开始新的生活。 省女所HIV专管大队大队长曾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所管辖的大队里,像阿木泽这样感染了HIV的女学员有70多人,她们人生各不相同,在得知感染艾滋之后,都面临同样的恐惧和绝望。戒毒所要帮助她们重拾生活信心,积极回归社会。 曾娟说,最近她们也注意到一些恶意传播艾滋病的信息,但她们这没有发生过。省女所注重亲情感化教育,鼓励男女艾滋病戒毒人员跨所交流,有人出去之后就在一起了,未来有了寄托,还有人成功怀孕生子。在戒毒所里,民警关心、尊重每一个学员。曾娟说,有学员对她们讲:“外面不被人理解、歧视无处不在,感觉生活在牢笼中,在女所里,反而觉得更自由、放松。” 民警向村民介绍艾滋病防治。 丈夫被判死刑,留下吸毒的她和三个孩子11月14日,布拖县地落乡某村委会院坝里,戒毒局开展的“禁毒防艾知识宣讲”活动现场,阿木泽拿起话筒,准备用彝语和大伙们打个招呼,话音刚出,她却笑场。台下,村民们热烈鼓掌,跟她一起大笑。 严肃的活动现场,笑声和掌声响成一片。戒毒局干部们也笑了,他们大都不懂彝语,并不知道笑点是什么,只是看着阿木泽和村民们笑弯了腰,那么开心,他们是真高兴!这意味着,阿木泽回到家乡,真正融入到了当地人情社会之中。作为戒毒民警,他们的心血终究没有白费。 今年36岁的阿木泽,丈夫因贩毒被判处死刑,留下她和三个孩子。2015年10月,阿木泽因吸毒被送进省女所,在这里,她被筛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在此之前的10年里,阿木泽的人生均与毒品有关。丈夫贩毒、吸毒,她在丈夫的影响下也开始吸毒,身边还有一帮吸毒、贩毒的朋友。 阿木泽说,她20多岁结婚,婚后跟着丈夫在州府西昌生活时才知道,丈夫一直在吸毒。她从小在山里长大,没读多少书,对毒品危害了解不多。但看到身边吸毒的人结局都不好,她也曾劝丈夫:“别再吸了。”只是在毒品面前,任何劝说都显得苍白无力。 阿木泽不仅没能成功劝说丈夫戒毒,2006年,大儿子出生之后,她自己也跟着开始吸毒了。接着,她的二儿子、三儿子也陆续出生。 最终,她的丈夫为了维持巨额的毒资消费和家庭开支,走上了贩毒的道路。 丈夫贩毒时给家庭带来了一些财富,他们光鲜地回到村里,被很多人羡慕。阿木泽也是个爱面子的女人,当时的她享受那种生活。 但毒贩的好日子都不长久,2014年8月17日,在云南运输毒品过程中,丈夫被警方抓获。丈夫因数贩卖毒品量巨大,被法院判处死刑。阿木泽的生活也被打回了原型。 2015年10月4日,丈夫被执行死刑。这个月,阿木泽也因吸毒,被送进了四川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留下她70多岁母亲,带着三个孩子在外面艰难生活。 凉山“爱之家”禁毒防艾法律服务工作站,承担着当地禁毒防艾公共法律服务和禁毒防艾法治宣传教育的任务。 确诊感染时,她还不知道什么是艾滋刚进入省女所时,阿木泽的丈夫被执行死刑不久,她情绪低落。除了凉山来的学员,她很少和人说话。所里对新入所吸毒人员都要进行HIV筛查,三个月后,阿木泽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 曾娟说,阿木泽在被告知感染了艾滋病之后,不像其她学员那样反应强烈,她似乎对这个病并不了解。经过女所干警们对艾滋病的宣讲,她才认识到艾滋病是怎么回事。 曾娟说,从干警和她的交流情况来看,阿木泽的个人生活作风并没有什么问题,基本排除性传播的可能,如果她丈夫以前未被感染,那么阿木泽应该是同他人一起吸毒时,共用吸毒工具被感染的。阿木泽承认,她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完全弄清楚艾滋病怎么回事之后,阿木泽更加沉默,看上去心灰意冷。如果以这样的状态回归社会,随波逐流,不知道她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对于这样的情况,干警们首先想到的是家庭,希望通过她的家人,让她恢复对生活的信心。 干警联系上她的母亲,让她们母女通电话。阿木泽在电话里得知,母亲独自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在西昌周边靠捡垃圾艰难度日。 母亲七十多岁,三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一个6岁,在外风餐露宿,相依为命。这对阿木泽的冲击很大,她开始自责,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和孩子。 曾娟和值班干警获知她的家庭状况后,轮流和阿木泽交流,鼓励她振作起来,早点出去承担起作为一个女儿、母亲的责任,照顾好老人和孩子。阿木泽不懂汉语,每次都需要找其他人来翻译。干警们告诉她,只要积极配合治疗,艾滋病毒都能被有效抑制,短期内对她的生命并不构成太大威胁。 终于有一次,干警离开时,阿木泽提供了她母亲和孩子居住的地址。 四川省戒毒管理局在凉山宣传禁毒防艾工作。 生活在湿窝棚里的老人和孩子2017年6月26日,戒毒局和女所干警在凉山参加完“6.26”禁毒活动后,在西昌市郊区的一个窝棚里,找到了阿木泽的母亲和三个孩子。 时任女所教育科副科长的熊玉竹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此前已知道她们情况不好,但真正走进去时,还是震撼到她了。 那是一个遮风避雨功能都不具备的临时窝棚,捡来的破烂床垫支在石头上,上面只有一张破旧、打湿了的棉被。外面下雨时,窝棚里也在下。窝棚外,支在地上的锅灶引不燃柴火,饭也做不了。 阿木泽的母亲,每天在外面捡垃圾卖,顺便也从垃圾堆里捡回一些吃的和穿的。熊玉竹问孩子们想吃什么,孩子们说:“想吃饼干。”她的鼻子一阵酸。 三个孩子,只有老大在一个私立学校上过学,因没钱,又辍学了。 民警们当时留下了5000块钱,让大儿子先复学。之后又送去了10000多元的贫困救助基金,保障婆孙四人的基本生活和老大学习。同时,女所发动了一些社会组织,对婆孙给予救助。 阿木泽知道老人和孩子得到了帮助之后,与干警们的话多了。 2017年9月15日,经戒毒所诊断评估,阿木泽戒治情况良好,提前解除强制隔离。以前阿木泽从未打过工,从女所出来,她决定带着孩子和母亲好好生活。她开始到工地上做小工。 2017年11月,省女所再通过西昌疾控中心,对阿木泽的三个孩子进行了HIV筛查,确认三个孩子未被感染,这彻底打消了阿木泽之前的顾虑。 但阿木泽没有谋生技能,虽然希望开始新的生活,困难却不少。这让女所的干警们非常担心:她回到以前的圈子,重新染上毒品怎么办?他们决定对她进行重点帮扶。 四川省戒毒管理局机关深入凉山学校进行禁毒防艾宣传。 重点“帮扶”,有了新家对阿木泽的帮扶,首先面临孩子入学的问题,但上学需要回户籍地,阿木泽当时并不愿回去,当地也不愿意接纳她。 熊玉竹说,阿木泽挺爱面子,丈夫贩毒的时候,他们在村里看上去还挺风光,现在这样了,她是不想回去的,同时,家乡似乎也不欢迎她。但通过戒毒局的协调,阿木泽最终带着孩子们回到了布拖县地落乡。 戒毒局驻布拖脱贫攻坚和综合帮扶小组民警骆志军说,现在大凉山地区,老百姓可能对艾滋病的认识还有限,但在对待毒品的问题上,人们已经彻底觉醒,“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跟他们讲毒品危害,在他们身边,因毒品家破人亡的例子太多了。特别是老人和小孩,对毒品更是深恶痛绝。许多家族歃血为盟,如果有人吸毒贩毒,会被逐出家族。” 骆志军说:“扶贫帮扶名额毕竟有限,一些尊纪守法、不吸毒、贩毒的家庭都没有得到帮扶,却将阿木泽这种吸毒者列为帮扶对象,在当地难以服众。”他因此和当地乡政府反复争取,最终以孩子的名义,将阿木泽列为扶贫帮扶对象。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家族,都不愿看到三个孩子无家可归。 现在,在省戒毒局和布拖县司法部门的协调下,3个孩子均已入学,并被纳入低保户,每人每月可获得180元的低保补贴。同时,由女所筹集资金,解决了政府建房需本人缴纳的16000元基本费用。2019年,阿木泽全家将搬入新居。 现在老人孩子均已安顿好。阿木泽在西昌找了一份工作,定期回布拖县领取药品,看望孩子。 熊玉竹说,她们经常和阿木泽联系,了解她家庭和工作情况。 她们后来得知,阿木泽的姐姐过世之后,姐夫一个人在西昌,刚回西昌时,阿木泽觉得应该有一个归宿和依靠,一度和姐夫在一起了。但她发现姐夫也在吸毒,她毅然选择离开。这让女所的干警们感到欣慰。 阿木泽说,她会珍惜省女所帮她建立的新家,再也不走回头路。如今,阿木泽是西昌“爱之家” 禁毒防艾工作站的志愿者,经常参加的禁毒防艾宣传活动,不仅自己远离毒品,她还要让更多的人远离毒品。 志愿者向布拖县村民宣传禁毒防艾情况。 女学员出所那天,门口站着来接她的男学员 作为HIV专管大队大队长,曾娟每天面对“阿木泽”这样感染了HIV的戒毒人员。有的已为人妻、为人母,有的,还是青春少女,风华正茂。在为她们惋惜的同时,她想得更多的,是如何让她们回归社会,回归家庭。这需要耐心,更需要爱心。 很多人进来之前都不知道感染了HIV,入所检查时才发现,当场就崩溃了。她记得,一个女孩子进来后被确诊感染了艾滋,整整哭了一晚上。女孩说,她还那么年轻,还没结婚,她还想有自己的孩子。 干警只能陪着她,她哭一晚上,就陪她一晚上。“这时说什么都没有用,等到她们平静下来了,才能进行开导。”曾娟说。平静下来之后,她们会不断地去想,是被谁感染了,心里会充满仇恨。干警这时候就要对她们进行心理疏导,并引导她们如何正确、积极地面对。 很多人开始都瞒着家里人。她们会鼓励学员,将实际情况告诉家人。有些家庭一时接受不了,她说这能理解。不仅这些学员的家属一时难以接受,就是她们作为戒毒所民警,也被家里“歧视”。她母亲当年听说她在管理艾滋病戒毒人员,第一反应是,让她赶快找找领导换个岗位。当时,母亲在帮她带孩子,跟她说,没换岗位就不要回家,万一影响到家里人咋办? 曾娟说,最开始她也想换,但这工作总得有人来做。那时,戒毒所刚从劳教所转型,很多同事跟她一样,对HIV不了解,到网上去查阅很多资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她便一边自己了解,一边把这些资料发给家里人。作为戒毒民警,她需要家人的理解。 她们对艾滋戒毒人员并不恐惧,正常对和她们交流、握手、拥抱,所以学员跟她说,感觉在里面更自由,更放松,在外面反倒像在坐牢。她说,她们太需要理解和关怀了,需要感情寄托。 时间久了,大多数家庭都还是能接纳她们,毕竟“血浓于水”。只有家庭的理解和接纳,才能有效防止学员出现“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最初,强戒所还是劳教所时,出于惯性思维,学员之间是不能相互通信的,转换成强戒所之后,各大队也不鼓励这种行为,尽管这并不违法。曾娟打破了这个忌讳。她通过在资阳男所(四川省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的一个朋友,鼓励两所男女艾滋病戒毒人员交笔友。她知道,女人有了感情寄托之后,生活才会有希望。很多人经过书信往来彼此了解,出所之后,就在一起了。 一个女所学员出所的那天,资阳男所的“笔友”同她的家人、派出所民警一道,在大门口接她回家。还有一个女所学员提前出所,在成都打工,打算等到资阳男所的“笔友”出来之后,辞掉工作一起回老家结婚了。有人甚至生了孩子,“只要通过母婴阻断技术,许多人是可以生出健康宝宝的。”而那位当初哭了一晚上的女孩,如今也已经回家结婚生子。 “我们既要防艾,更要理和关注解艾滋病人。”曾娟说。责任编辑:谭君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