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比邻大厅作弊器多少钱
2018-10-08 01:45

比邻大厅作弊器多少钱:海湾6国1000亿军费怎么花

比邻大厅作弊器多少钱 — 购买软件【客服微信:13143508186】【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可提供订做,本公司专业开发各类软件辅助产品,各种麻将,棋牌软件辅助器一应俱全。

  爆仓,即数字货币交易账户资产瞬间归零,化为乌有。之所以容易爆仓,与合约交易、杠杆水平和风险率等交易特点有很大关系。

  合约交易,也称期货交易,投资者可以通过设置杠杆的方式,将手头的比特币、数字货币数量放大几倍、几十倍,放在市场中进行交易。此外,期货交易是交易承诺交付的比特币数量,并不是用户实际拥有的比特币数量。

  杠杆是指用户借币数量与实际币资产的倍数。在全球三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火币和OKEx,均提供三倍到五倍的杠杆。以OKex为例,OKex会根据用户最大杠杆可借数量以及平台风控规则等限制,计算用户当前最大可借数量。计算公式为:最大杠杆可借=(账户总资产-未还借入资产-未还利息)*(最大杠杆倍数-1)- 未还借入资产。

  风险率是评估杠杆账户爆仓风险的指标,是当前账户的实际资金与所亏损资金的比值。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均规定,当风险率足够大,即风险比较小时,账户中多余的资产部分才可通过资金划转转出;当风险率小于某一临界值,风险率评估为风险,系统会给用户发短信提示风险;当风险率过小,可以理解为“资不抵债”,系统将强制爆仓,并发短信告知用户。高杠杆风险提示到底起到多大作用,不得而知。有的人看到财富,有的人看到泡影。

  张彦庆,1977年5月生,现在是新三板上市公司青岛铁骑物流公司董事长,此前曾任北京万金国际投资担保集团副总经理。业内人士透露,张彦庆曾参与过天津一家金融杠杆交易,理应有丰富的交易经验和风险防范机制。据说此次在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爆仓中损失在千万以上。

  自2017年中国央行发出ICO禁令之后,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出现了剧烈波动。如果以此时间点划线,高杠杆交易爆仓事件大部分都发生在此后阶段。

  过去一年,数字货币高杠杆交易集中爆仓事件如下:

  2017年10月17日,在代币REO上线后,新兴崛起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出现了购买一个REO,进账数目会变成两个的系统BUG。

  这种“买一送一”引来大量砸盘。11点10分左右,REQ的价格被砸到接近ICO价格的二分之一。虽然该BUG被紧急修复,但已兑换的REQ无法被收回。

  进入2018年的春天,火币、OK和币安开启了“难兄难弟”模式。

  3月7日,币安爆发大规模黑客事件,黑客将大量账户里的其他币种换成比特币,导致其他币种暴跌。而币安的应对方法是“暂停一切提币业务”。根据Coinmarketcap统计,短短7个小时,全球数字货币市值蒸发了200亿美元,从4300亿美元跌到4100亿美元。

  外界对币安的安全性质疑还未停歇,紧接着3月23日交易平台火币也出现了大量用户爆仓。3月30日凌晨5时许,OKex出现近1个半小时的极端交易行为,网站BTC季度合约瞬间暴跌2500美元。为应对极端交易,OKex将异常交易数据回滚至当日凌晨5点,当时合约价值约为6600美元。

  而因为缺乏风险对冲导致爆仓的韭菜们显然结果不太满意,一时间要求赔偿声浪四起,在OK总部门口甚至出现了洒敌敌畏等非理性行为。

  由于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是全球24小时不休,行情也是瞬间变动,因此高杠杆交易非常不适合个人交易者,它要求必须24小时盯盘,要求时时调整交易策略,在交易风险扩大时,要求具有及时平仓的果断。

  否则打一个盹或者一觉醒来,就发现高杠杆爆仓了。

  散户韭菜由于缺乏杠杆交易的风险意识、缺乏杠杆交易只有机构交易者才能有的24小时不休的机制,缺乏及时的风险对冲机制,往往一觉醒来发现已经爆仓了,难以接受其结果。

  Bitmax是一个支持币币交易、后期上线杠杆交易、融币借贷等金融衍生品的全球性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专业交易员、机构投资人,是目前全球首创多重挖矿模式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Bitmax交易平台就非常不欢迎没经验和没有实力的韭菜,在期货交易中干脆谢绝普通散户参与,只允许有资格的机构参与。

  几大交易所集中在3月爆发的危机事件刚刚落幕,进入初夏,5月12日,火币上ONT、IOST、DTA、BTM等多个币种,被砸盘腰斩后又迅速拉回,导致大量用户被强制爆仓。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次的时间仅用了1分钟。

  对于没动用高杠杆的用户而言,此次相关币价暴跌及拉回并没有多大影响。但对于动用高杠杆用户,这一暴跌直接触及爆仓线,然后触发爆仓操作。

  7月4日凌晨,黑客再次在币安高位买入16000个BTC,其市值约9.6亿,然后通过BTC和SYS的交易对进行砸盘,给用户造成巨额损失。币安直到早晨8点才做出反应,且同3月一样,币安采取的措施只是简单的停止所有交易和提现。

  面对几大交易所的乱象,一位投资人说:“币安不安,火币不火,OK不OK,只有割韭菜都是真的。”

  市场有传言称,爆仓与“拔网线”有关。

  “拔网线”指,因各种原因,数字货币交易所平台出现部分用户面对行情变化却无法对自己手中的数字货币进行买入卖出操作。

  2018年9月26日,有用户指责火币“拔网线”,自己的账号一天之内被冻结两次,最终被爆仓。紧接着又有用户反映,在火币APP上下单后无法取消。

  火币的“拔网线”,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年3月21日18时到19时,平台上的莱特币从100元跌到1元,又从1元迅速涨回90元,大量买家爆仓,资产迅速归零甚至成为负数。但当时其他平台的莱特币最低也只跌到77元。

  不过,“拔网线”一词最早用来指代用户账户被锁死,无法操作,是2015年11月某用户在巴比特论坛发言指责同属三大交易所平台的OKEx故意让员工控制平台交易,言辞十分激烈。

  面对交易所拔网线的指控,“币安一姐”COO何一、火币创始人兼CEO李林、OKex创始人兼CEO徐明星都在不同场合表示过绝不可能。

  多位机构杠杆交易者表示,“拔网线”一说实际存在的可能性很小,但不代表交易平台上不存在作恶的机会和手法。

  高杠杆交易中最常见的两大手法是“插针”、“滑点”。

  “插针”指的是在短时间内出现极剧烈暴跌,体现在图上是一条竖直垂线,就像一根针,判断“插针”的方法是将交易所之间的涨跌情况进行比对,如果只有某一家的曲线上有这根“针”,则可以判断这是人为插进来的。

  大量抛售砸盘是“插针”的成因,交易平台或平台上的大作手可以通过瞬间大量抛售某种用户持币量大的币种造成爆仓。目前,出现“插针”情况,大交易所会核验是否有异常交易,并采用回滚的方法补救。

  “滑点”则是交易所故意稍作延迟,在比用户挂出的成交价略偏离一点的位置成交。这点差额用肉眼很难察觉,有的散户已经被滑多次,却仍不知道有这种手法的存在。

  除了“插针”和“滑点”外,交易平台还被诟病的是,对项目方通过上币费和币值管理进行收割。2018年5月6月,就有项目方爆出火币平台凭空造币砸盘情况。

  目前,数字货币平台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监管,深入监管是确保金融市场秩序的重要手段。避免数字货币市场乱象重演,是重建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信心的重点。高杠杆交易,不适合散户,应远离之。它可以让投资者一夜暴富,也能使投资者倾家荡产。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比邻大厅作弊器多少钱 — 购买软件【客服微信:13143508186】【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可提供订做,本公司专业开发各类软件辅助产品,各种麻将,棋牌软件辅助器一应俱全。

  国际视角个税发展溯源

  从世界个税发展历史来看,个税以其显著的征税公正性在国家税收政策中占据重要的地位。纵观个税的起源与变革,各国尽力充分通过个税实现国民负担合理分摊,减缓贫富分化,改善财政收入(如图1)。

  个税始于战争,1799年英国首相小皮特颁布世界第一部个人所得税法,为对抗拿破仑筹集军费。小皮特的继任人阿丁顿在1803年对税法进行完善,把收入分为5大类,合计总和后按照统一税率征税,也就是全面综合性征税,此时的中国仍采取半综合性征税形式。

  美国个税历程可追溯到1861年,南北战争期间双方均开征个税贴补军费,1909年宪法修改,为征收个税扫清道路,1913年所得税税法将免征额提升至4000美元/年。德国的个税从局部到全面逐渐发展。1799年处于分裂状态的德国在局部地区开征个税,1891年普鲁士财政部长米魁全面开征个税,增加多项专项扣除,提高高收入层的税率,与之前仅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不同,此举不但减轻了穷人的负担,由于提高了富人的边际税率反而使得个税财政收入提高了44%。可以说,从10%~60%的累进税率是帮助德国度过战败后的艰难时期的重要手段。

  中国特色个税改革历程

  2018年之前,中国个人所得税经历了6次重大改革(如图2)。1980年,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并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制定800元的起征点与个税超额累进税率个税制度由此起源。1994年起,我国实施了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建立起内外统一的个人所得税制度。2006年第一轮个税改革落定,将起征点由800元调整至1600元,而后分别于2008年、2011年提升至2000元、3500元,其中2011年的税改还对税率的级距和覆盖范围有了调整。  

  回望我国个税改革历史,个改促进了收入再分配,同时对消费也有一定影响。1980年全国人民月工资仅为64元,远低于个税起征点,交税大多为在华工作的外国人;2008年调整至2000元后,城镇居民人均每月工资为841.58元,工薪阶层纳税人数占全国职工人数比重下降至30%左右,但大部分职工的收入仍在免征额以下,上调免征额对可支配的增加及消费作用不大。2011年首次调整税率结构,初始税率由3%调整至5%,提高低阶层的支配收入,其次,将层级由9级减少为7级,扩大了税率级距,既保障中低收入群体,又使得不同纳税人的税负增减变化趋于平滑。然而,达到最高税率45%的群体很少,再分配效应相对较弱,对劳动者而言,减税占收入比重仍较小。总的来说,2011年的个税改革在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对收入分配格局的改善仍然有限,考虑到住房、医疗、教育等被市场性消费取代,对消费刺激作用有所弱化。

  2018个税改革红利启示

  2018年8月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启动了中国第4次重大个税改革,主要呈现5大特点。一将个税起征点有3500元/月调升至5000元/月;二减税呈现向中低收入倾斜的特征,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缩小25%税率的级距。三将分类征收过渡为“小综合”所得征收,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如表1),此项政策被认为是我国个税改革现代化进程的一大突破。四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项目距,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支出等,多管齐下减轻中等收入国民的税收负担。五增加反避税条款。  个税的调整是一项重要的财政政策,对居民、企业均有着重大的影响。从居民角度而言,个税改革本身的确达到了税收减负的作用。总体来说,个税从提高起征点和增加专项扣除两个层面影响消费。假设居民小张每月工资扣除“三险一金”后为10000元,另有劳务所得3000元,稿费收入10000元。在旧税制下需缴纳个税3545元,而新税制下缴纳个税2190元,下降了1355元,在考虑新税制增加的各项扣除后,有望能进一步降低个人税收负担。  进一步说,社保征管的改革使得实际到手工资有所减少(如图4)。之前的社保体制下以最低工资基数缴纳社保,社保新规实行后以实际工资为基数缴纳社保,实际到手工资有所减少。以居民小张为例,每月工资为10000元,其社保下限为4279元,原社保体系下企业按照4279元为基数缴纳社保449元,改革后按照实际工资10000元缴纳社保1050元,实际到手工资减少601元。

  另外,起征点的提高扩大了免征范围。采用根据财政部、人力资源额社会保障部的估计,此次个税法案的调整将纳税人数从目前的1.87亿人下降至6400万人。同时,纳税范围的调整业有利有弊,根据2017年《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16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为4.14亿人,也就是说其中85%的就业人口被剔除在外。在3500~5000元这一阶段的1.18亿人反而恰恰是最需要税收减负的人,这部分群体虽不用缴纳45元的税款(税率3%),但也无法享受专项扣除,损失反而扩大。

  个税改革对企业总体有利。首先,部分非公司制企业非公司制企业能享受到个税改革红利。举例来说(如图5),假设公司制企业A与非公司制企业B营收均为10万元,个税税率为35%,则A公司缴纳个税额为2.25万元,B公司缴纳个税额为3.5万元,高于A公司。本次税改将35%税率级距下限从10万元调整至50万元,则原营收10万元企业的适用税率将有所下调,且非公司制企业所受影响较公司制企业大。

  但值得一提的是,企业用人成本将大幅提高。一方面,经本次改革后部分员工所得未达起征点,无法满足缴纳个税需求,考虑到某些城市买房买车存在纳税要求,企业或许会增加用工成本。另一方面,经上文分析,社保征管改革后使得社保缴纳费用增加,即企业代缴的费用提高,尤其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用人成本大幅度上扬。举例来说,假设C公司有员工60名,月工资6000元。此前仅为20名员工办理社保,缴纳社保1046元,改革后按实际工资为基数则需缴纳1782元,多出了736元;同时加上为40名此前并未缴纳社保的员工分别每月多缴1782元,在社保方面每月将近多支出近10万元,对于企业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总体上看,本次个税改革对个人而言起到了一定减轻税负的作用,但结合新改革的社保征管制度会造成到手的实际工资减少的结果,且纳税范围的缩减也造成了大部分低收入群体无法享受到税改福利。对于企业而言新个税制度对部分非公司制企业有正面减负效果,但考虑到社保改革的影响,企业综合负担加重。

  结合国际经验来说,个税改革仍需进一步深化,在起征点、综合所得税制及专项扣除细节方面仍存在可完善提升的空间。从国内外个税实践经验来看,其具有缩小贫富差距,刺激消费的作用,恰当的个税制度能够将经济从投资拉动型转向消费带动型,在当前我国经济缺乏增长动力的现实条件下具有重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