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辽宁职称评定告别“唯论文” 51人因业绩获晋升

文章来源:长安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6日 21:12  【字号:      】

永和娱乐作弊器透视软件多少钱 —【 17037511139】【认准正版不迷路】【正版带你上高速】

  


  4月20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全资收购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中天微创始人严晓浪表示,“中天微团队致力于推动国产CPU自主研发创新能力,加入阿里巴巴后,希望通过阿里强大的技术平台和生态系统整合能力,推动国产自主芯片大规模商用,为加速推进‘中国芯’在各领域的应用做出贡献。”  虽然背靠阿里之后,中天微可以不缺钱,不缺应用场景,对于中天微之后的发展大有裨益。但中天微创始人严晓浪过去的一些所作所为,以及本次阿里收购中天微之后,媒体浮夸的宣传都为这笔收购蒙上了一层阴影。?  阿里进军芯片是在赶人工智能、物联网的风口  随着美国制裁中兴事件的发酵,芯片获得了中国媒体的高度关注。本次阿里宣布达摩院已组建了芯片技术团队,进行AI芯片的自主研发。  不过,本次全资收购的中天微对于解决中国缺芯的困局毫无帮助。实际上和阿里过去做的“抢风口——圈钱”这类事情没有太多差别。  在阿里宣布自主研发Ali-NPU之前,阿里和国内外众多公司一道共同投资了数家AI芯片公司。  在2017年,寒武纪科技完成1亿美元A轮融资,在国投创业、阿里巴巴创投、联想创投、国科投资、中科图灵、元禾原点等的合力推动下,寒武纪成为全球AI芯片领域第一个独角兽初创公司。除了寒武纪之外,深鉴科技、耐能、ASR等从事AI芯片和物联网芯片的科技公司也获得过阿里的投资。  不过,阿里投资上述公司并非要进军某个行业,更多的是商业投资,而且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可以看出阿里是在几家下注,反正只要有一家做大,都能稳赚不赔。  本次阿里宣布自主研发Ali-NPU,即便放出一个声音,对阿里都能起到非常好的正面影响,毕竟现在不管是做比特币矿机,还是做CPU、GPU、DSP、FPGA的,都纷纷推出各自的人工智能芯片,NPU已经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对于塑造企业形象,打造企业高科技光环意义重大。  何况阿里在这方面,相对于寒武纪等厂商具有一个很大的先天优势。  在宣传中,Ali-NPU号称性价比超过欧美同类产品40倍。不过,这并非阿里最大的先天优势,因为人工智能芯片能不能做起来,性价比、绝对性能、性能功耗比这些其实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有没有人去用。  AI的难点、门槛不是只实现深度学习算法,而是如何将深度学习算法与应用相结合、与系统相结合。在这方面,由于阿里拥有大量应用场景,这就使阿里的AI芯片根本不愁卖,完全可以自产自销的方式进行消化,并且形成芯片研发——产品应用——资金回笼的正循环。在这方面,国外最好的例子就是谷歌的TPU,在国内寒武纪、深鉴科技等厂商还在找下游客户的时候,阿里完全可以通过内部计划经济的方式发展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  在物联网领域同样是如此,由于阿里本身就有很多应用场景,这使得收购来的中天微可以获得很多便利。在过去几年,华为海思麒麟芯片就是华为通过这种内部计划经济的模式扶持起来的,如果阿里操作得当,未必不能复制海思麒麟在商业上的成绩。  中天微创始人严晓浪的黑历史和媒体的宣传给收购蒙上了阴影  最近,很多自媒体把当年的“汉芯”事件重新挖出来,并把中兴遭遇制裁不堪一击的责任归咎于技术造假和学术腐败。1  当年,上海交通大学陈进教授通过“打磨”去掉摩托罗拉芯片的标签,然后摩托罗拉的芯片上印上“汉芯”的标签,“发明”了“汉芯”,并通过了由北京大学微电子研究院院长王阳元、国家863计划集成电路设计专家组组长严晓浪、中国科学院院士邹世昌和工程院院士许居衍等专家组成员的评审鉴定。随后骗取了高额国家资金。  其实,“汉芯”这种打磨芯片造假的方式并不见得有多高明,但包括数位院士在内的一批专家居然熟视无睹,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陈进通过打磨芯片,不仅被上海市科委授予其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称号,还被上海交大聘为长江学者,颇有黑色幽默的意味。不知京东“开盖狂魔”王师傅对此作何感想。  可以说“汉芯事件”引发的后遗症是核弹级别的,不仅让“汉芯”骗取了高额国家经费,使中国自主研发芯片的雄心壮志在国际上沦为笑柄。还使其他真正做实事的企业受到伤害,比如因为汉芯事件,盛传“汉芯龙芯中国芯,芯芯造假”,龙芯的科研经费几乎断绝,最后是靠计算所自己筹集资金继续研发……  而国家863计划集成电路设计专家组组长严晓浪,这位参与“汉芯”评审鉴定的专家,恰恰是中天微的创始人……  另外,媒体对于中天微的宣传也存在一定瑕疵。  首先,在媒体的宣传中,中天微是中国大陆唯一大规模量产的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还宣称指令集和CPU是自主研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中天微的技术源自摩托罗拉的PowerPC,在十多年前,摩托罗拉把淘汰掉的技术给了中天微,然后中天微拿摩托罗拉的东西去做商业化。有行业内人士就在网上披露:中天微的IP其实就是摩托罗拉的M core,国芯和中天微拿到以后改了个名字叫C core。  在这种情况下,自主研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说法是否属实,恐怕有待消息进一步披露。  不过,话说回来,在宏芯拿Power8穿马甲,华为买Arm公版内核做集成,都宣传“自主研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媒体对中天微的评价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其次,“唯一”大规模量产也是噱头。目前,媒体在报道中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好像离开了“国内领先”、“中国唯一”、“大陆首款”这类说辞就不会写文章了。  诚然,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企业为了曝光率、提升股价和塑造企业形象有很强的动机去创造噱头,但也不能玩文字游戏啊。事实上,国内做嵌入式芯片的有很多,能够规模量产对外授权IP的也不是只有中天微。  所谓的自主CPU+自主OS恐怕有一定瑕疵  日前,关于阿里收购中天微,要与阿里Yun OS联合,打造自主CPU+自主OS的报道充斥网络,但实质上,这种说法是存在一定瑕疵的。  关于阿里的Yun OS,目前网络上对其的争议较大。根据知乎上自称是Yun OS前工程师的网友爆料,Yun OS其实就是安卓重写虚拟机。无独有偶,在一些论坛和社区上,很多程序员也认为Yun OS是安卓重写虚拟机。  更有意思的是,Yun OS居然是核高基项目,过去一直听闻核高基就是一块大肥肉,只是没想到阿里也参与进来。恐怕Yun OS是核高基被黑的最惨的一次。针对网络对Yun OS的种种质疑,笔者咨询了阿里员工,得到的回复是:针对网络对Yun OS的种种质疑,笔者咨询了阿里员工,得到的回复是:  AliOS(以前叫YunOS)是基于Linux内核开发的操作系统。AliOS之前已经开源过两个细分版本系统了,分别是AliOS Things和AliOS Lite,是针对物联网轻量设备的。整个架构从底层到上层都是重新设计的,跟安卓没有任何交集,大概有六千万行代码,有自己的应用程序框架、多媒体、蓝牙、无线设计、云端服务。AliOS的设计理念上也完全不一样,更强调云端一体,更加注重云和端的能力结合,而不是安卓的APP模式……开源充分证明了AliOS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对于CPU是否自主可控,相关单位已经发布了自主可控CPU三要素(极可能成为特殊领域的标准):  CPU研制单位是否符合安全保密要求。CPU企业无境外直接投资,且通过间接方式投资的外方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出资比例最终不得超过20%。这一点倒是很容易理解,企业的控制权一旦旁落到外资手中,那安全、自主的基础就不复存在了。  CPU指令系统是否可持续自主发展。指令系统的真正价值在于围绕指令系统建设的软件生态和指令系统的发展权,拥有可持续自主发展的CPU指令系统是CPU自主可控的基础。  CPU核源代码是否自己编写。CPU核源代码主要是指处理器的微结构设计,也就是处理器核心的硬件源代码要是自主编写、设计的,而不是来自于第三方授权。  谨慎起见,笔者咨询了中天微的员工,收到了一个PPT介绍,并被告知去官网查技术手册。根据PPT,除一个核是基于摩托罗拉的技术,其余都是自己设计的。只是这种PPT其实看不出什么东西,更加偏向宣传介绍。(CK860在PPT中被形容为超高性能计算架构,恐怕Zen,Skylake有话要说)(CK860在PPT中被形容为超高性能计算架构,恐怕Zen,Skylake有话要说)  中天微官网上的技术资料非常少,其中关于CK610、CK801、CK802、CK803S、CK810等CPU都是0文档。  内部论坛堪称僵尸论坛,甚至一个名为“帖子少、资料少、没有少,只是没有”的帖子还在未解答问题里。唯一有资料的一个CK807,也因等级权限不够,无法下载资料。唯一有资料的一个CK807,也因等级权限不够,无法下载资料。  在这里,笔者由衷希望阿里收购中天微后能充分整合资源,做出一个真正自主且性能不错的CPU,比如到2020年追平2015-2016年申威CPU的水平,且符合自主CPU三要素。  如果是拿别人的东西穿马甲,或不符合自主CPU三要素的产品宣传“自主研发”、“自主可控”来绑架舆论和市场,忙于推应用赚快钱。届时,这种行为必然被网友鄙视,达摩院恐怕会被网友调侃成“打磨院”了。  结语  综合来看,阿里在AI方面的投资,以及宣传自主研发Ali-NPU,收购中天微,如果运作的好的话,确实有希望复制华为麒麟芯片在商业上的成功。  诚然,阿里肯投资芯片,本身就值得肯定,毕竟把钱往芯片里投,不论成与不成,都比把钱往共享单车、送餐软件、打车软件里投要强。不过,阿里的运作即便成功了,对于解决中国企业避免重蹈这次中兴遭遇制裁的覆辙毫无意义。  因为就NPU而言,中国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以至于力量过于分散。至于CPU,国内真正自主研发的CPU,无论是性能也好,还是取得的成绩,以及团队的战斗力,都比中天微强太多。至于真正的空白,EDA工具和FPGA等领域,阿里更是毫无作为。毕竟很多东西,不是钱多就能买到的。  至于媒体宣传的“自主CPU+自主OS”,以及严晓浪说的“推动国产CPU自主研发创新能力”等说辞,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阿里的这场收购,获得的政治加分和企业形象加分,远远超过收购获得的技术。 阿里巴巴中天微CPU芯片物联网 我要反馈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号外财经》讯 文/李瑞峰《号外财经》讯 文/李瑞峰  4月3日晚,证监会发布公告,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李药业”) 四年前该公司首次申请上市,但后来被终止审查。2018年该公司再次冲关,首发申请获通过。  根据披露,甘李药业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402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25.19亿元,其中5.5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营销网络建设项目、重组甘精胰岛素产品美国注册上市、胰岛素产业化等七大项目。  《号外财经》注意到,甘李药业经营管理、主营业务、研发、盈利水平、环保等方面存在诸多风险。  行贿医生与公司无关?销售员在为谁工作?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5月25日,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检察院就甘李药业湖北省销售人员涉嫌商业贿赂一案提起公诉,指控2010年至2013年10月期间,甘李药业湖北区域17名销售人员为扩大药品销量,提高销售业绩,向湖北省多地医院医生行贿,行贿金额2,770,383元。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3日作出(2015)鄂荆州区刑初字第00087号《刑事判决书》,对该案十七名被告人以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作出有罪判决。  此次首发审核时,发审委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在招股说明书中详细披露上述案件的情况,说明公司是否涉嫌单位犯罪,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涉案。并说明案件对公司业务的影响,公司是否因该案遭受经济损失。  甘李药业表示,上述案件已审理终结,公司不是上述案件的当事人,不需要在上述案件中承担任何责任。该案件反映公司在销售人员违法行为发生期间,内部控制制度建设与执行存在瑕疵。公司已作出了有针对性整改,加强了销售合规管理和财务控制管理。  同时,甘李药业也承认,该案件对公司在湖北市场的声誉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对该公司在湖北市场的短期销售收入存在不利影响。此外,据多家媒体报道,2013年甘李药业的一位医药代表向媒体举报:“甘李药业至少从2008年就开始了商业贿赂工作,其行贿的主要对象是各大医院内分泌科的医生。甘李药业内部制定了详细的回扣规则。”  对此,甘李药业表示,销售考核体系中对于合规环节重视程度不足,销售合规制度体系有待完善;销售考核存在唯业绩导向的思想,对于业务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内部控制体系完善重视程度有所欠缺。  员工贿赂医生让甘李药业声誉大损,而且该公司胰岛素产品的终端市场以医院市场为主,此次因行贿医生而被处罚将会对公司未来在各大医院的销售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净利润现金含量几乎下降一半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甘李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3.05亿元、4.47亿元、7.70亿元和3.71亿元,其中2014至2016年该公司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到了58.7%,可以用高速增长来形容。  但是,《号外财经》发现,2014年和2017年1-6月,甘李药业的净利润现金含量总体在降低,分别为97%、112%、89%和53%,尤其最近三年呈大幅下滑趋势。  净利润现金含量持续降低带来的结果就是应收账款不断增加,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6月末,甘李药业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8,834.37万元、22,887.22万元、35,831.49万元和40,720.38万元,占期末总资产比例分别为15.66%、12.64%、13.75%和13.72%,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0.33%、18.76%、20.23%和41.53%。  与同行业公司比较,甘李药业的应收账款金额在公司总资产中的占比以及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均保持高位,比同行业公司的比例高出一大截,就拿同行业公司长春高新(000661,股吧)来说,从2014年末至2017年末,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仅为10.04%、9.15%、7.2%和7.14%,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97%、14.54%、15.4%和13.1%,大幅低于甘李药业的相应比例。  大比例的应收账款说明该公司药品的赊销比例较大,在营销中并不处于强势地位。  主营收入过于单一从2014年至2017年1-6月份,甘李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27亿元、12.2亿元、17.71亿元和9.8亿元,其中胰岛素制剂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5.90%、95.02%、95.72%及96.76%,不仅占比之高而且还呈逐年上升趋势。由此可以看出,甘李药业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胰岛素制剂及胰岛素干粉的销售。公司在招股说明说中也提到,虽然专注于糖尿病治疗领域使得公司具有显著的产品技术优势,但也使得公司面临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一旦由于替代产品的出现导致市场对胰岛素制剂的需求大幅减少,或者由于竞争对手类似产品或新一代产品的推出导致公司现有主要产品竞争优势丧失,或者由于发生医疗责任事故,导致公司主要产品销售受限,都将对甘李药业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可能导致公司业绩大幅波动。“低配”研发支出和研发人员在阅读甘李药业的招股说明说时,《号外财经》发现该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支出大幅落后于在销售方面的支出。截止2017年6月30日,公司的销售人员是研发人员的8倍多:  而截止2016年底,同行业公司长春高新的销售人员数量只是研发人员数量的两倍多。此外甘李药业的硕士和博士员工总数占到公司总人数的6.85%,而长春高新硕士和博士员工数量占到总人数的10%左右。  除此之外,甘李药业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远远高出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2014年至2017年1-6月份,甘李药业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9%、4.11%、5.41%和9.18%,而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却分别为36.88%、35.79%、26.67%和29.9%,销售费用远远大于研发支出。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是维持销售费用高还是研发支出高,是由公司的发展战略决定的,并没有特别的孰优孰劣之分,但是对于一家医药生产公司来说,《号外财经》倾向认为一家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的公司会在未来走的更稳,更踏实。  而且,某种程度上,前文提到的行贿医生就是公司在销售上的大力投入和对销售人员的管理松懈所导致的。  排污超标为何没完整披露?此外,有关媒体监测到,2015年6月,北京市环保局官网刊发《关于拟对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涉嫌排放水污染物超标进行重大处罚一案的听证》通告,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以及当事人要求举行听证的申请,兹定于2015年6月25日9时30分,在北京市环境保护局第一会议室,举行对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涉嫌排放水污染物超过北京市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拟进行重大处罚一案的听证。对于此重大处罚的进展,甘李药业并未在招股书中给予明确说明。



(责任编辑:新浪城市联盟)

专题推荐


? 1996 -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