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玉树县花呗套现

【新春走基层】火龙巡演含谷镇 6000余名观众饱眼福


2019年02月20日 23:48

玉树县花呗套现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2月12日,多名山东师范大学(云南)安宁华清中学学生在网上反映称,学校强制实行“包餐制”,不分男生女生,不管吃没吃,每人每月都要缴750元。该校学生告诉记者,学校从2018年4月左右开始实行“包餐制”,此前,学校实行的是刷卡制,每月饭钱在300元至500元,算上在小卖部的花销,也就600元左右。“原来是每月一收,这样家长、班主任都麻烦,学校为简化程序,要求家长一次性缴到5月份。”对此,2月14日,云南省安宁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已安排相关科室调查(2月17日澎湃新闻)。

  因为此前每月一收餐费“麻烦”,所以学校决定实行“一刀切”餐费标准,不吃的、吃得多的和少的都收一样的钱。这样一来,学校是省事儿了,可事儿也来了:学生吃饭究竟花多少,每个学生都可能不一样,买多少,花多少,理应据实收费,凭什么都一个标准?不吃的、吃得少的、花得少的学生肯定不愿意,问题是花得多的也不愿意,之前一个月最多花500元,凭什么多收钱?是就餐环境改进了,还是菜品提高了?收的是预付款吗?花不了的餐费能退吗?这些问题,学校似乎没有解释清楚,至少学生理解为,强制所有学生花一个高标准餐费。

  这件事,就目前信息看学校的做法,起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侵犯学生家长财产权,单方霸王定价,比较正常开销看,超高收费,且无凭无据。二是粗暴简单改变餐费收缴方式。之前每月一收,根据实际消费刷卡,只因感觉月度收钱“麻烦”,就作出仅利于学校一方的改变。所谓的“麻烦”解决办法,从结果看,家长一方怕是难以满意。学校站在自己的角度作决定,没有考虑学生和家长的合法利益,至少在此事中,看不到学校应有的为学生服务、以学生为中心的立场。

  学校提高管理效率,方向没毛病,但前提是不损害学生利益。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引进便捷的饭卡充值设备,减少人力劳动。没有条件的话,学校起码要保护好学生钱款安全,尽可能为学生充值餐费提供方便。

  通过此事,也让公众看到,在解决与学生有关的问题上,学校习惯性地单方作决定,不顾及学生家长的感受,原因或在学校压根不去了解学生和家长的意见,就着自己合适定方案,难免失策失人心。

  目前教育部门已介入调查,希望能就网友质疑的超高包餐费中学校是否存在违法违纪问题作出调查,也希望在调查清楚问题的基础上,能一并帮助学校找到一个方便学生给饭卡充值的好办法,这应该不难。

  王心禾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考古队员过年:“伺候”两千年前战车

春节期间,柴佳(左)与王忠刚(右)在维护文物。受访者供图

大年三十那天,考古队员包的饺子。 受访者供图

  从业二十余载,这是王忠刚第5次没有回家过年。

  他的老家在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父母已年逾古稀。按当地旧俗,一年肇始之际的正月初一早晨,他要给父母磕头拜年。

  2月5日,也就是大年初一这天,不在父母膝下的王忠刚又“缺席”了,他的妻子替他完成这一礼节。

  43岁的王忠刚,是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行唐故郡考古队的一名考古技师。今年春节,他留在故郡遗址考古工地,值班看守文物。

  这份职业,与寂寞、枯燥如影随形,却有足以令人怡然自得的地方。与王忠刚一起从农历戊戌年跨入农历己亥年的,不是父母妻儿,而是从工地出土的两千多年前的文物。

  “像医生观察病人一样观察古战车”

  故郡村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北部,南距县城约10公里。行唐故郡遗址,居于故郡村村北,地处太行山东麓的山前地带。大沙河从遗址东边奔流而过,遗址西、南两侧,有曲河蜿蜒缠绕。

  时值冬日,绿色已从村中溃逃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草木枯黄。树木在严寒前褪掉羞耻,光秃秃矗立于林间。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的行唐故郡遗址,就隐藏在这片开阔的土地上。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张春长,是行唐故郡考古项目的负责人。据他介绍,目前,行唐故郡遗址累计发掘面积达8000平方米。发现的遗存主体属东周时期,城址、墓地与居址共存。

  如同大禹治水过家门而不入那样,考古工作者常年在外,与亲友聚少离多。临近年关,故郡考古队的二十余名队员陆续返乡,王忠刚和来自石家庄平山县的考古技师柴佳,则被安排在春节值班。

  两人加上工地的保安,一共十来人留守在遗址工地。工地外围,还有由警察、村民组成的联防巡逻队。他们的任务是维护出土文物,并确保遗址工地安然无恙。

  2018年年底,故郡遗址2号车马坑的5号战车重见天日。那是一辆东周时期的豪华战车,拥有两个直径达140厘米的车轮,每个车轮拥有辐条38根。战车车厢饰有繁复的髹漆彩绘图案,镶嵌着金属质兽型牌饰,表层还粘贴了金箔饰片。

  这辆2000多年前的古战车,贵重而脆弱,需在恒温、恒湿的条件下保存。每天,王忠刚、柴佳都要手持小喷壶,给5号战车喷蒸馏水,上午8点半一次,下午4点左右又一次。喷洒时须慎之又慎,喷多,则红、黑的漆色会被冲淡;喷少,则漆皮干燥,易断裂脱落。

  他们还要不时观察战车的细节变化,每天给战车拍照,然后放大,与前一日照片对比。这个过程全凭肉眼,既费时又费劲。“就像医生观察病人一样,如果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王忠刚说。

  工地库房里,还存放着出土的青铜器和小饰件。虽然房内装有监控摄像头,但王忠刚、柴佳每天都要到库房巡逻,清点、验收文物。

  除夕夜看烟花是为预防火星落到考古工地

  春节期间,村里人家燃放烟花爆竹,防火亦成重中之重。除夕当晚,气温跌破零下八摄氏度,冷空气“堕指裂肤”。王忠刚、柴佳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轮流到屋外巡逻,查看是否有火星落到工地,以防引发火灾。

  有时,他们也会碰到喝得醉醺醺的人或社会青年,非要到遗址内看个究竟。队员好说歹说也劝不走,无奈之下只能报警。

  在外人看来,孤寂、枯燥,是这份职业的特点。柴佳的亲友就曾担心,身为80后的他常年居住在荒郊野岭,会与这个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脱节。

  但柴佳喜欢这份工作,“我爱安静,不爱喧嚣,考古就很适合我。”

  王忠刚读书时,学的是与考古风马牛不相及的园林设计。后来他到考古队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几年。

  他说,做考古发掘,需要耐得住寂寞。有时墓地的夯土上有上千个夯窝,发掘文物时,须将夯窝逐一清理,“这个过程需要专注,什么闲事都不能想”。因为经常拿着一种考古用的竹签作业,手上起泡对于考古队员而言,是稀松平常之事。

  偶尔,柴佳也会感到焦急。如遇天空风云突变,有山雨欲来之势,他会加快工作速度,好让考古现场尽快被保护起来。

  从业二十余年的王忠刚和从业十年的柴佳,都不曾对这份工作感到厌烦。尽管队员常年在外栉风沐雨,但“工作很有意思”,干活时纵使衣服湿透,也不以为意。“考古不是在做重复性工作,每挖一个地就是一个样。有新鲜感、神秘感,你不知道下一刻会挖出什么文物。”

  在发掘现场,队员常常猜测墓地是否被盗,甚至猜测接下来会挖出些什么。有时,他们会互相开玩笑抬杠,兴奋等待谜底揭晓,“就像在探索未知一样”。

  柴佳曾在河北博物院,看到自己发掘出的文物静静躺在展览柜里。那时他心里很高兴,“还和一旁的朋友讲述发掘过程。”

  文物出土时,王忠刚则常常被惊艳到,“好像能触碰到文物所在时代的历史,通过文物与古人对话。”

  “考古从不疏离社会。远离尘嚣的田野,不是写着寂寞和荒凉的驿站。”张春长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文物守到地老天荒,是穿越时空的信使,带来远祖的消息和久违的问候。仿佛千年等待,就是为了彼此相见。”

  大年三十考古人也无法喝酒

  大年三十这天,王忠刚和柴佳张罗了几个好菜,与工地保安围桌而食:有鱼、猪蹄、烧鸡、水果、瓜子和糖,当然还有饺子。酒是没有的,工地禁止喝酒,他们就喝果粒橙和凉茶。

  王忠刚说,干考古这行,做饭几乎是必备技能。因常年身处野外,既无外卖可点,又无馆子可下,如果不会烧菜,只能忍饥挨饿。

  平日里,考古队生活清苦,但王忠刚、柴佳都已习惯。两人都是在2016年3月来行唐故郡遗址工地驻扎,一晃眼,就将近3年。

  王忠刚喜欢野外生活。在他看来,这比住在大城市有趣得多。与城市满目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不同,故郡村的空气是清新的,土路虽然老旧,但干净严整。宿于此地,常能听虫鸣鸟叫,看成群的野鸡从眼前飞奔而过。

  就在几天前,一只受伤的野鸡还闯进工地的鸡舍里。队员们觉得有趣,便将它喂养起来。

  在这儿,动物常是“不速之客”。考古队员不时会看到黄鼠狼钻过铁丝网,跑进工地。而夏秋之际,在草丛深密之处,队员们常与蠕动的蛇不期而遇。

  王忠刚对此习以为常,“一般把它们轰走就行了”。考古队的年轻人有的仍会害怕,有的则玩性大发,拿着木棍逗它们玩。

  闲暇时,队员们也做做运动。他们捡起石头摆成球门,三三两两凑在一块,踢一场野球。或者在地上竖两根铁棍,系一条晾衣绳,就能打起羽毛球来。

  队员们还在空地种花种菜。每人都有一小块空地,被他们戏称为“责任田”。有人在“责任田”种南瓜,有人种太阳花和野菜。王忠刚栽了葫芦和丝瓜,“既能观赏又能食用”,得其两全之美。一遇雨天,甚至还有“豆棚瓜架雨如丝”的意境。

  他们住在搭建于工地的蓝色铁皮房内。一间铁皮房约15平米,通常住3到4人。床分上下铺,再放张桌子,几乎没有多余空间。铁皮房有隔热层,亦供应着暖气,但终究比不上家里。冬季天冷,他们常常要盖两层棉被。

  “砰砰”烟花声里,王忠刚、柴佳都想家了。手机成为他们与亲人沟通的工具。前段时间,柴佳每天与父母联系,“有时候他们给我打电话,有时我给他们打,聊些家长里短。”

  大年三十那晚,王忠刚和妻儿视频通话,正月初一早上又打电话给父母拜年。“我说我不能回去了,他们嘴上说没事,但心里肯定也很想我。”

  行唐故郡考古项目负责人张春长,曾多次体会到王忠刚这番心境。张春长从事考古28年,主持过多个大型考古项目,有18个中秋节,他在考古工地度过。

  文物脆弱,需要维护。考古队员要给实验室控温控湿,还得防火、防盗、防风雪、防醉鬼,防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干这行,就像是开启了无假期模式。”张春长说。

  新京报记者 潘闻博


相关新闻
  • 榕城区京东白条套现-商务部:消费连续5年成为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
  • 黎城县花呗套现-广铁春运发送旅客人数再创新高 广深港高铁春节7天过港旅客40万人次
  • 白朗县花呗套现-美军方高官:美军或将于几周内开始撤兵叙利亚
  • 黄埔区蚂蚁花呗套现-美国灰矿建材2018财年年报净利1968.50万美元 同比减少27.49%
  • 白河县京东白条套现-互联网公司可以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建设者
  • 兰溪花呗套现-印度国防部:批准4000亿卢比预算 造6艘先进潜舰
  • 镇沅县京东白条套现-最耐热海洋动物能忍受60℃高温
  • 周口市蚂蚁花呗取现-地球去流浪比邻星是个好归宿吗
  • 裕民县京东白条套现-坚持高质量稳健发展 数据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西安银行
  • 唐县蚂蚁花呗套现-美赌城枪案曾致58人死近千人伤,调查结果出人意料
  • 娄烦县蚂蚁花呗套现-施泰力2019财年中报净利251.00万美元 同比增加141.18%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